笔趣阁 > 旧日盗火者 > 第六十一幕.反抗人类暴政
    “......所以,赫尔克里先生,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穿着衬衫和背带裤,一幅硬汉打扮的维克多警长眼神颇有些复杂地看着白歌,同时扫了一眼这店铺里。

    “咳咳,这种店铺大部分都在警察局有备案,等到年末的时候会统一处理的。”

    他间接解释了一下警察们对这些店铺的管理。

    就是简单的到年底如果业绩没有完成,就抓这些人啰......白歌很快理解了,这些店铺说白了就是警察局默许的。

    “我来帮图书馆催书,戴克·格兰特借阅了亚历山大图书馆的书,许久没有归还,所以我过来查看情况。”

    白歌如实答道,当然,有关拉芙兰泽和妖怪书的事情,他并没有提及。

    “戴克·格兰特在亚历山大港没有亲人,父母在他成年后就相继去世,他在港区摸爬滚打,终于开了这家店,戴克·格兰特平日里只经营店铺,鲜少喝酒,也不与人交流,只偶尔会去找一些娱乐用的炼金人偶过夜。”

    微微颔首,维克多警长在来的时候已经让人调查了死者的资料,对照着平板,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过夜?”

    白歌还是个孩子,不过很快他也理解了这其中的含义。

    比起说不定还有什么疾病的人类,果然还是炼金人偶更加干净清洁,而且更懂人心,不会产生额外的麻烦。

    炼金人偶真不错啊。

    白歌无端想到。

    而且,在泛西海,真人去从事这些职业,在大部分城市是违法的,包括亚历山大港,但炼金人偶从事这样的职业,就完全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毕竟没人干涉你对物品做什么奇怪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有关这个......”

    维克多警长以戴着手套的手接过白歌递来的笔记本,认真查看了一下上面的文字。

    “我简单比对了一下,这个文字虽然有严重的扭曲,但笔迹与店里的账本文字相同,应该是死者留下的。”

    白歌又指了指死者那奇怪的伤痕。

    “这个伤痕,我怀疑是工业型炼金人偶留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炼金人偶作案?”

    维克多警长顿时警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们都知道,炼金人偶是不可能杀人的。”

    白歌摊开手,炼金人偶三定律是铁律,是构建在这些炼金人偶逻辑电路里的基础,如果没有这三条定律,炼金人偶是根本不可能行动起来的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爱恋可以毫无顾忌地杀人的原因,她本质只是灵魂化为了贤者之石的人类,而并非真正觉醒了意识的炼金人偶。

    “可说不定有什么方法可以绕过这三条定律,嗯,最近格林尼治财团不是开发了一款全新的防暴炼金人偶,据说能够在授权的情况下对犯罪份子进行杀伤来着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警长说道,看了一眼那架子上的炼金人偶残肢。

    “授权杀伤吗......”

    白歌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地方不太对。

    “炼金人偶都是不可相信的,这些冰冷的机器总有一天会觉醒出真正的意识,反过来攻击人类。”

    维克多警长仿佛深有体会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白歌觉得维克多警长似乎对炼金人偶有相当大的不满,就好像炼金人偶得罪了他一般。

    难道这里面有什么渊源?

    白歌瞬
第六十一幕.反抗人类暴政(第1/3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