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置局时刻 > 第五十五章 揭面前奏
    12月14日晚,惨白脸站在镜子前欣赏着自己丑陋的扮相,他笑了,他提醒自己不管多艰难也必须完成这最后一次谋杀任务,任务完成后就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,他真的感到了恐惧。

    中午吃饭的时候他进入“诗嗨”群,发现群友“米仓”发给他的一句诗句:今晚黄舞相见/叶子需要八重天/否则揭下白脸。

    惨白脸看见这句诗句马上明白了“米仓”的意思,她在威胁他,诗句中的“黄舞”是约会地点,“八重天”寓意着八百万。而“揭下白脸”是指不照办就揭开他的面具。随着常奇承认是他杀死了蒋三德,纪宇谋杀案已经面临结案,自己的生活也即将迎来平稳和安全,让他没想到的是此时“米仓”会从背后插他一刀,太无情无义了。

    他跟“米仓”有约在先,为了保险起见不管谁预警时只能在“诗嗨”群里留言。前几天“米仓”留给他的诗句:暴风挂断了树枝/叶子即将落下砸向人群。暗指有人知道了他的秘密,让他尽快处理,因此黄莺就在“滦河水库”翻了船。而今天的留言却出乎他的意料,“米仓”是在威胁他,这让他痛心疾首,他感到“米仓”的存在终将会把他推向深渊,考虑良久他决定除掉这个隐患,而且是将计就计。

    惨白脸借着黑夜悄悄爬到凯越路一栋临建房子的屋顶上,对面就是“开元房产”废弃的职工俱乐部,“米仓”留言中写的“黄舞”指的就是这个俱乐部。他趴在屋顶上用望远镜朝职工俱乐部窥视。大约过了半小时镜头里出现了一个头上蒙着围巾的女人,由于路灯昏暗他只能从走路的姿势判断这个女人是不是“米仓”。女人左顾右看半晌后走进了“开元职工俱乐部”。惨白脸断定这个女人就正“米仓”。

    惨白脸看着“米仓”走进俱乐部的小门心底狠狠暗想:你,为啥要这样对我?咱俩本来情谊深厚,为了你我啥都豁出去了,到头来你却要置我于死地,你无情就别怪我无义了,今晚我必须除掉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,否则我将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惨白脸猫着腰绕到“职工俱乐部”后面,撬开窗户跳了进去。他从背上摘下一支弩提在手里机警地观察动静,他发现二楼上有灯光便轻步上了二楼,灯光是从练功房门缝中射出来的,他便走到练功房跟前轻轻把门推开,恍惚间看见那个蒙头女人背对着他坐在一张桌子前,毋容置疑这个女人就是“米仓”米莉。

    惨白脸将一支箭安放在弩弦上,双手用力拉开弓弦挂到扳机上,轻轻迈进屋内将弩箭瞄准了蒙头女人。

    突然,练功房屋顶上的荧光灯点亮了,他和蒙头女人完全暴露在灯光下。就在他惊愕之际蒙头女人摘掉头上的围巾慢慢转过身来。惨白脸看见这个女人的脸时惊恐不已,眼前这个女人并不是米莉而是黄莺。

    黄莺怒目圆睁盯着他问:没想到我还活着吧?

    惨白脸失声问道:你是人是鬼?
第五十五章 揭面前奏(第1/3页)